司歌

我还在原地等你

      越热闹喧嚣,就越孤独寂寥。想你的心,有多疯狂,就有多卑微。我有多爱你,就有多恨自己。想离你更近,却被你当做笑话远离。
      有些人一眼万年,有些人一见倾心,有些人要用一辈子才能忘记。
      又留下一壶冷透了的茶,只能慢慢回味你残留的温度。
      少年惊鸿一瞥,是最美的回忆,后来成了最讽刺的梦。
      “道长,道长!我又来找你啦”
      “道长~道长啊~我穷~”
      “道长,道长,借我点儿铜板呗。”
      “道长,要不……我以身相许啊道长。”
      “道长,道长!我们是朋友吧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“道长,我们只能做朋友吗?”
      “道长,我……我想你了”

      曲终人亦散,却笑天凉好秋无归期。
      “……道长,就这么恨我吗?”

我家亲儿子系列(1)

华山的积雪终年不化,在那极寒之地,山水皆隐于一片白茫的云雾之中。

龙渊之上,雾凇沆砀。

冻云宵遍岭, 素雪晓凝华。

独有那誓剑石上斑驳的字迹,历经风霜的考验,仍然散发令人敬仰的剑意。多少入门弟子在这誓剑石旁立下快意恩仇的洒脱之意,诚于人,诚于己,诚于剑。

黎潇提着剑静伫浩然台,东方初露鱼肚白,丝丝缕缕的云彩染上点点紫气,大风起兮云飞扬。

刺骨的寒风吹着,吹动他的长袍,绣着银丝的袖摆,隐约反射着冰冷柔和的光泽。

东方曦日升起,橘黄的光映照在黎潇的眼里,仔细一看,他的眼神空茫,没有焦距,这世间奇景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一片漆黑。

“师兄,大病初愈,不要自己的身体开玩笑。”来人是华山弟子,一身蓝白色的弟子服。

“嗯。”

黎潇转身,逆光而站,初升的柔光在他身上,落下一片阴影。

落柔一直都知道自家师兄长得很好,但直面这美颜暴击,还是让她的心狠狠一颤。

谎言(1)

[“你好,打扰喽。我叫明石国行,请多多关照。嘛,别对我太严厉啊?”]

……

[对不起,萤丸。]

碎刀前的一切在脑中回放。

[“哦呀,听说你是爱染国俊和萤丸的监护人呐。”面前的审神者拿着爱染的本体漫不经心地甩着,身后有堆成小山的断刀。明明是锻刀室却一片阴冷。]

[“真是没用啊,明明是爱染国俊和萤丸的家长一样的角色。”笑意满面地把手一松,短刀便掉下刀解池中……带着单纯得不谙世事般的笑,偏偏本该清澈的绯红眼瞳里,嘲讽仿佛要满溢出来,就像堕落成恶魔的天使。]

审神者是这座本丸的灾难,他看起来跟短刀差不多大,性格却完全不一样。他厌恶没有价值的东西,也许在他眼里短刀和不稀有的刀剑都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吧,所以这座本丸没有藤四郎一家,哪怕是稀有的一期一振也因为弟控的属性而被扔进刀解池。

[真是糟糕啊,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脚底下的六芒星阵法发出微弱的光,昭示着它的存在,精致的花纹,却沾染着恶心而斑驳的灵力。不甘心,眼睁睁看着他把爱染和萤丸扔下刀解池。]

[“怎么?不喜欢?”审神者偏了偏头,鸦色的长发披散着,任由过长的碎发遮住右眼。他的眼里是残忍的冰冷。像是想到了什么办法来惩罚这个不听话的玩具,“真美啊,这双眼睛。”最后遗留下来的记忆是审神者病态的笑容和眼里的痴迷,窗外美丽的万叶樱飘扬着花瓣……是春天啊。]

被生生剜去双眼的痛和暗无天日的漫长孤独,哪怕只是刀剑而已,也,会感到痛苦和寂寞吗?真的是差劲啊……

好想萤丸,好想爱染……

会,一直待在黑暗里吗?

“不用哦,明石殿。”冰冷机械的声音突然在黑暗里响起,因为空旷的地方更显得缥缈,毫无感情,“只要明石殿跟我做一个交易,我能保证明石殿能见到萤丸殿和爱染殿。”他的言语充满诱惑,而恰恰真是明石国行无法拒绝的诱惑。

“……答应。”久未出声的喉咙嘶哑,“要我做什么。”低垂着头,没了发夹约束的刘海盖住了空洞可怖的眼眶。

“只要明石殿好好完成几个任务就好了,不会很难的呦!”恶意卖萌的机械音却仍旧没有感情,在黑暗的空间回荡。

“啊,你能记住你所承诺的就好了。”萤丸,爱染……身处黑暗的付丧神像溺水的人紧紧抓住了眼前唯一救命的木板。他没有退路。

“这是当然的,接下来还请明石殿伸出手配合我结下这份灵力契约。”

明石国行毫不迟疑地伸出手,手上还粘着干枯的血迹,映照着苍白的皮肤,透着诡异的美感。

“那么,契约成立!”温暖的灵力充斥全身修复着因为没有及时手入而无法愈合的伤痕,“很抱歉,明石殿的暗堕气息我没有办法消除,只能抑制住,明石殿的眼睛还需要时间恢复。不过这完全不妨碍明石殿完成任务的,可不要借口偷懒啊。”

“啊。”暗堕……吗,随便了,只要能见到萤丸和爱染就好了。

“既然结下契约了,以后我们就是合作者了。现在让我给明石殿讲解一下任务,也算是维护历史吧,不过不是明石殿所知道的历史,而是其他世界的历史。”

“因为近几年时空壁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裂缝,所以经常有东西掉进去,这些东西幸运的会被困在时空裂缝,但不幸的话,就会被时空风暴绞灭,连渣也不剩。重点是就算如此也还会有许多意外发生,而明石殿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意外来到异世界的人送回他们的世界,不让他们扰乱这些历史。”

“如果他们不知道那些世界历史还好,明石殿知道的,总有妄想改变历史的人啊。”他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嘲讽。

关于华山不可言说的十大传言(上)

        #可爱的华山小师弟一只
        #齐无悔×风无涯
        #武华
        这里是华山师弟一只,身为被拐骗上山的我有必要出来证实一下某些传言。

        传言一,特喵的谁告诉我,华山身为一大门派,很酷很帅很拉风的!为什么要下山卖艺啊!为什么会典当裤子啊!为什么武当要来讨债啊!为什么这么穷啊!!!
        那时,我真的还是只是一个纯洁的小少年,憧憬着潇洒快意的剑客,现在,我……是真的很想锤死那个自己啊!!!好好的二少爷不做,偏偏要来拜师,拜哪个门派不好,还要拜华山!ヽ( ̄д ̄;)ノ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传言二,有人问我,我们大师兄和二师兄是不是相爱相杀,我在此郑重地告诉大家,不是相爱相杀……根本就是在一起了!刚进门派的时候我就靠着我的火眼金睛看穿了他们,在一众弟子面前秀恩爱,两个人之间简直冒粉红泡泡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传言三,华山这么冷你们都忍得了,真厉害!我……(悄咪咪地说,其实我们也冷啊!但我们不说,要时刻谨记师兄的教诲!我们一身正气,才不会怕这么点小事!)习武之人该当忍受得了寒冰之袭,哪怕……那怕一穷二白!(´;ω;`)
(话说我说这么多会不会被师兄师姐逮到啊,要好好保密哦,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向你们透露华山的好/穷啊)

         传言四,誓剑石上封印着华山门派的神秘力量,只有华山弟子能看见。滚你丫的神秘力量,小爷我啊,什么都不知道!誓剑石上有字,什么字?我只看到一堆模糊的红!不要相信那些传言啊,我们大华山真的只是一身正气(下山卖艺不卖身)的门派啊!

        传言五,华山与武当之间有暧昧的小秘密,风仙道骨武当攻×吊儿郎当华山受,又或者是……什么什么鬼!这个绝对是谣传,是谣传!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Y(^o^)Y,大家下期再聊

武当×华山

        是花香飘然,风疏翠柳。
        与华山毫不相像的地方,没有雪满山头压枯枝,寒风凛冽穿衣骨,没有苍山暮雪轻寒酥,誓剑落花流霜云,更没有逍遥江湖的壮志豪情。
         暖阳透过小巷仍然固执地想要照亮这昏暗的角落,远处是九十春光,湖面粼粼。
        呵,小爷我居然还会想你。
        将手中浊酒一口闷下,眼尾被沁出的水珠浸润,是心中苦痛亦或烈酒辛辣。齐无悔师兄喝的也是这样的酒吗?
        世人皆道华山弟子快意恩仇,侠肝义胆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为何逃不过“情”之一字,不论是高师姐和胡铁花,还是现在的我,原来也被这三千烦恼丝所困吗?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背靠墙角,路过小巷的人大都神色匆匆,没人注意到巷子里的失意之人,一条光与暗的分界线,把他们隔绝开来。
        谷觅风眼神放空,就这样呆呆地望着墙上碎落的小石块,暖风吹过这被人遗忘的地方,却只是无可奈何的阴冷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突然觉得冷,跟誓剑石上一样冷,由心的冷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恍惚间,那人背光而来,淡漠出尘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情绪外露。“喂,武当的,你们道士是不是都没有心啊,难道……修的是无情道?”面上扬起一抹跟平常一样张扬的笑,就算这样,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我不要回去!”
        紧紧扯着那人洁白的衣袖,“来!陪小爷,嗝,喝酒!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,看着他曾被自己调侃过寄托江湖万千少女的梦的俊美面容,依旧无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不必这样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的眼眸只倒映着我的面容,像是在乎。
        心里装了一个他,只觉得心被占的满满,就算被伤得遍体鳞伤,却不想放开。
       “呵。”
        一下子抱住他,紧紧地,因为他从来让人追不上,“就一下。”一下就好,看着他,就最后一次了。
        师姐,我也有点想哭呢。